2019年12月2日 星期一

2019阿米斯音樂節

這個11月太多美好的事情,才隔幾天沒記下來就快要遺忘了。
2019年11月23.24的阿米斯音樂節紀錄。
---------------------------------
『其實很多美好的經驗是可以被創造出來的,比如音樂節,6000人會永遠記得這兩天發生的美好事情,接下來這土地發生任何困難的時候,你就會有感覺、你就會心疼。』

兩天的阿米斯音樂節結束了 。

純粹抱著朝聖的心情,在還搞不清楚誰是舒米恩就早早在6月第一波早鳥票買好等著,在這一年到尾常常有免費音樂節可聽的台東 ,辦在遙遠都蘭的阿米斯音樂節早鳥票竟然還要1000元! 買好票的心中還是納悶著 ,到底有誰會來啊 。

直到跟著人群緩步踏入阿美族傳統領域-都蘭鼻 ,彷彿受到祖靈的熱情歡迎 ,全身被震撼著。真的有踏入一個聖地的感覺 ,想到這原本的荒煙蔓草 ,差點成為垃圾掩埋場的地方 ,如今搭建起美麗的舞臺 ,及順暢的動線規劃。

原本平靜的小村 ,因著阿米斯全員都動員起來,從引導泊車的夏威夷衫阿伯到村民甲乙丙都生氣蓬勃著 ,歡迎著遠道而來的友人。

坐在台下聽著舞臺上知名不知名的原住民歌聲與山海呼應 ,心中不禁吶喊 ,這真的是屬於他們的舞臺啊 ,中間表演者穿插著來自遠方的友人,有來自澳洲的 、某太平洋島的、還有來自剛斷交的索羅門群島原民 。我想著澳洲森林大火 ,遠方及鄰近的戰火煙硝 ,此刻的我們能在這片自由的土地上享受音樂 ,是多麼奢侈的幸福與自由。

願此刻的平靜與世界共享 。
入境手環


可愛的告示牌

入境阿米斯國度

阿米斯國度

主舞台


越夜越美,人越來越多

第二天的告示牌,真的罰寫了(大笑)


都蘭國市集

好美 攤位好多

超多人的

2019年11月30日 星期六

《甚麼是寧靜碰觸》

《甚麼是寧靜碰觸》
 簡單來說,就是「在碰觸中體會寧靜」,很多人看到寧靜兩個字就誤以為是輕輕柔柔的按摩方式,其實碰觸如同一個溫暖的擁抱可以安撫我們的神經,讓躁動不安的情緒瞬間安定下來。藉由他人的碰觸,我們可以更實在地感受到自己存在的這個身體。

 就身體的感受上來說,這可說是一種深層的肌肉按摩,而如果用我個人經驗過的按摩來比喻,最接近的是芳療精油按摩,是直接碰觸到身體的一種按摩。

 那麼寧靜碰觸跟坊間的芳療按摩又有甚麼不同呢?寧靜碰觸和坊間的各式流派不同的是它不著重過多絢麗的招式,而只是單純的臨在與陪伴,與心同在的碰觸,並在碰觸中體會寧靜,那浩瀚無邊的寧靜是一個靈魂廣大的體現,我在其中深深感動著。

〈你能經驗到的〉
我不想用過多華麗的言詞包裝,但「放鬆」以及「好好的被碰觸」是可以確定的。其餘更多的請讓你的身體來告訴你。

〈寧靜碰觸的力道〉
適當的壓力能夠讓肌肉放鬆,所以我的按摩方式不會只有溫柔碰觸輕撫而已,而是會帶著點力度的深度按摩,依每個個案狀況會有些微差異,我們可以在療程中討論調整。

〈需要準備或注意甚麼?〉
*準備乾淨的換洗衣物。你可能會想要在療程開始前簡單的梳洗一下,梳洗可以幫助放鬆及轉換心情。
*暫時放下所有你煩惱的事情,用你最自然的方式前來即可。
*如果可以,邀請您在個案過程中保持臨在,跟隨我的雙手一同感知你的身體,過程中請放輕鬆並保持覺察,感覺到緊繃或緊張時,提醒自己吐氣、呼吸,在寧靜碰觸中,呼吸是隨時歡迎的,你可以在任何時候想呼吸時就呼吸,呼吸可以為我們帶來空間,釋放舊有的,迎接新的進來。
*當然你也可以,甚麼也不要想不用做,只要躺著好好享受這片刻的寧靜,就算是睡著也是歡迎的。

2019年11月29日 星期五

占星讀書會@四星連珠

因為自己喜歡占星
11月開始與民宿夥伴在民宿舉辦小小的占星讀書會
由我們兩位對占星比較熟悉的開始主講,藉由教學讓我們對占星有更深入的了解
今天是我們第四次上課,這次剛好有兩位花精好友也來台東一起參加。

今晚適逢土、木、金星和月球,4星連珠的天文現象,4個天體集中在視角約20度左右的範圍內,就在民宿外面肉眼清晰可見四顆星星連成一線,皎潔的彎月加上明亮的星星,於是我們就在四星連珠為布幕進行我們的占星課,畫家Lara友人剛好也來,臨時起意請她畫下這神奇的一刻,謝謝她為我們留下這永恆的一刻,手機都不一定能拍的這麼清楚啊。

今天臨時加入的兩位友人,一位是太陽牡羊合上升,一位太陽牡羊合天頂,
應該可以想像整個現場宛如加了200燭光般,熱力四射
言語難以形容這個奇妙的夜晚


四星連珠@椰子海岸 by Lara Chen

溫暖的占星課程by Lara chen



2019年11月15日 星期五

雷光X水晶缽冥想音樂會@花蓮

11/13在花蓮舉辦的雷光與水晶缽冥想音樂會順利完成。
圖像裡可能有3 個人、大家坐著和室內
沒想到在平日週間參加依然踴躍,臨時決定換到隔壁香港鄰居<相信幸福x不怕小厝>更大的空間。

小厝老闆娘是一個勇敢的香港女生,隻身前來台灣圓夢,在花蓮巷內開了這樣一間很有味道的小店,店內布置處處可見老闆娘的慧心,小厝的宗旨是希望人們和自己相處,學習「單獨」,所以店內只限一個人前來,禁止交談滑手機,就算你是結伴前來,也只能分開坐,不能聊天,但你可以在這裡看書寫字畫畫跟自己玩耍。喜歡闆娘的理念,也很欣賞老闆娘的勇氣,在異地開一間這樣有些叛逆的小店。

話題岔開了,總之此次在因緣際會下,這次的雷光水晶缽冥想會在這裡舉辦,巧妙的是,雷光精素就是與自己相遇,認出自己是「誰」,如何活出自己,這樣的系列精素,與小厝的理念不謀而合。

這次很榮幸主辦人邀情我作為此次活動的口譯。雖然我是雷光精素的文字筆譯,但口譯不像筆譯有時間細細雕琢字句,需要好聽力跟臨場反應,我自認不太擅長,幸好有提前一天與老師相處熟悉,總算不復所望,順利達成任務。

雷光精素對於許多人來說是很新的精素,因為它跟傳統認知使用花朵製作的花精很不相同,這是時空的精素,製作者富井清文老師,運用本身的天文背景,在特別的時空背景下製作而成,這次體驗會,兩位老師,富井老師與安樹子老師個別分享了他們與花精的緣起,兩位老師在1999年因為花精結緣,初始都不是很了解花精但都同樣不自覺的被花精吸引,從沒想過要成為製作者,卻莫名的在某種力量推動下而做出了花精或是精素,在做出精素的當下才頓時心領神會-「啊,原來這就是花精」,這是多麼無為而為的一種境界啊。

原本體驗會流程是簡短介紹完雷光系列花精後,安樹子老師會演奏水晶缽音樂,讓在座參加者體驗雷光的三支精素,但在上午我們去七星潭時,安樹子老師看到被七星潭水打磨的圓滑的石頭愛不釋手,臨時動議向大海借了數顆石頭做為晚上冥想的工具。將石頭搭配雷光精素「放我」–放掉所有不屬於我的想法意念,配合著水晶缽演奏,隨著水晶缽的振頻,將所有腦中升起的想法意念通通放入石頭裡,隔日我們再將滿載著大家想法的石頭全部放回大海淨化,個人很喜歡這樣的臨時動議,將有形的石頭,結合了我們的意念,又與大海有連結。

隔日,我們原本計畫還石頭順便悠閒地在七星潭野餐加上水晶缽演奏,沒想到昨天還是風平浪靜的七星潭,竟然天氣大變,掀起狂風暴浪,為了水晶缽的安全只好取消演奏計畫,將石頭拋進滔滔海浪中徹底淨化。相較於風平浪靜,狂風暴浪或許有更強大的淨化之力吧。上天的安排真是妙不可言啊。

與富井老師閒聊,詢問老師對於雷光精素有沒有甚麼特別感受或使用方法,意外的老師對於雷光並沒有特別的感受與差別心,富井老師喜歡將自己比為作曲家,他只是單純把他接收到的音符譜成旋律,至於聽歌的人想怎麼聽,抒情爵士或搖滾,用在哪裡會有甚麼感受就由大家各自發揮,雷光精素就像它透明的瓶身一樣,是完全自由沒有任何限制的新意識精素。
進行沙灘熱石療法中
安樹子老師進行「放我」冥想的說明,在石頭上滴入雷光「放我」精素,放在手中,將冥想過程中升起的所有意識與想法通通放入石頭之中。

圖像裡可能有1 人、坐下和室內


完成任務,將石頭全數丟回大海淨化(浪超大)

2019年6月18日 星期二

關於荊豆Gorse


春日來臨〉
在歐洲,當整片的金黃色荊豆開滿山坡就是象徵春天到來。同時,在凱爾特樹曆中,荊豆也是與春分有關,是預告長日將盡,春日來臨,草木萌生的指標性植物。荊豆是巴哈花精的七個協助者之一,他們感到深切的絕望,希望盡失,不相信情況會有好轉,金黃色的荊豆就像瓶中的陽光,為人們帶來希望。
刺狀的葉片〉
荊豆的另一個特色之一是它刺狀的葉片,這是因應乾燥氣候而生,刺狀葉片可減少水分蒸發,據說荊豆在越是乾燥日照越是強烈的地方,刺就會越多,而在濕度較高的地方刺就會變少。荊豆的刺是為了保護自己免於動物食用,就像是荊豆人在越是絕望的時刻,心越是荒蕪冷漠,築起高牆,將人們的關心擋在門外。


荊豆的種子〉
荊豆的種子包覆在堅硬的外殼之下,當種子熟成之時就會彈出地面,種子上包覆著一種叫油質體的物質,螞蟻很喜歡,會吸引螞蟻們搬運回巢,當油質體食用完畢,種子就被安穩的埋藏於地底,逃過野火及鼠輩們的覬覦。而荊豆的種子據說有150~200年的壽命,當種子們被埋藏於深深的地底中,不知何時能冒出芽,那是甚麼樣的心情呢?就像需要荊豆花精的人們一樣,被堅硬的外殼包覆,埋藏於黑暗之中遲遲冒不出芽。

但,不用擔心,發芽之日終將來臨,當地上野火燒盡,野火的熱氣傳達到種子,種子終將突破堅硬的外殼,冒出希望的小芽。荊豆也是能夠讓野火燒盡的荒漠立刻重現綠意的希望福音。

2019年5月23日 星期四

巴哈花精生活應用課程(6/2鳳林開班)

繼上次在黎悠香草園舉辦的花精下午茶後

接下來想嘗試性的開設更進階的巴哈花精課程

不同於坊間課程,總是將課程集中在一天或是兩天上完。
我希望能將課程拉長到兩個月,分為三週的週日,一次上課4小時,總時數12小時,除了一次只上4小時,大腦吸收效果佳,也能夠有比較多的時間消化內容外,主要是我希望能夠讓參加的學員,在學習花精的同時也為自己療癒,所以將時間拉長為兩個月三次的課程,這樣每個人就能喝到三次的花精調配瓶,希望藉由這樣的過程能夠讓每個人經驗到花精所帶來的療癒,而不是只是單純學完紙上知識就束之高閣,藉由親密小班的團體教學,可以透過彼此來幫助自己辨識情緒,而每次上課的互動討論,則讓我們更加釐清自己情緒上的進步及差異。

「為自己療癒」一直是巴哈醫生的中心思想。整個療癒過程就是一場漫長的自我探索過程,讓我們在這短短12小時,學會和這38種花精做好朋友,在自我探索的旅途上不孤單。

報名由此
巴哈花精生活應用課程報名表單

《上課時間》
本課程共分為三次
2019年6月2日(星期日)、 6月23日(星期日)、 7月21日(星期日)
週日下午1:00~5:00
總時數12小時

《上課地點》
花蓮縣鳳林鎮光復路171號(鳳仁國小斜對面)黎悠香草




2019年5月19日 星期日

胡蜂叮咬全紀錄

兇手-褐長腳蜂

繼上次被虎頭蜂叮的恐怖經驗後,相隔不到一年前天一早又不小心再次慘遭蜂吻,只是感覺耳後有振翅聲,順手揮了一下,就中招了,那猛然尖銳的一刺,立刻痛到我頭皮發麻,大聲呼叫朋友來幫我趕走蜜蜂。
被叮4小時,此時只有微腫
待冷靜下來看清楚原來是居家常見的褐長腳蜂,還好不是虎頭蜂,慶幸沒有上次虎頭蜂叮那麼可怕,虎頭蜂是神經毒,疼痛感像是海浪又像是脈搏一陣一陣的跳動著,上一次我試了尿蘇打水冰敷急救花精永久花...到睡前都還會感受到神經痛一陣一陣的傳來,叮咬處會有燒灼感,一直到隔天早上才只剩痛感,不過那次太害怕了,隔天一早還是去掛急診打了一針。

有了上次經驗,這次又有些輕忽了,因為當下覺得沒有上次來得疼痛,腫的程度也沒有上次可怕,當下喝了急救花精並吃了順勢蜜蜂糖球(蜜蜂糖球是上次蜂吻後買的常備藥品,沒想到這麼快就派上用場)就以為應該沒事了。

我是被叮咬在食指靠近指甲的地方,被咬後沒多久食指立刻像氣球一樣膨脹起來,但可能是因為吃了急救跟糖球,食指的腫脹似有略微下降,但腫脹仍延續到掌背的地方,大概每間隔一小時又再吃一次糖球,但是效果不彰,掌背跟食指都還有些許腫脹及發熱,掌背是水腫的,指壓後不會立刻回復。

大約維持這樣的狀態8小時後,下午4點左右我到附近散步運動,回來後可能是末梢血液被刺激,食指跟手掌都腫起來,我當下沒有特別理會,但卻感覺手指跟手掌都一點一點的在脹大,到睡前我的手指已經腫脹到快要不能彎曲了,但我還是直接入睡,想說或許睡醒會好一些,半夜時不時被脹熱的手掌驚醒但拿了一些冰水冰敷也絲毫沒有緩和,好不容易到了早上,一看,整隻手掌已經漲到像氣球一樣,不只掌背、掌心,五根手指頭也都是腫的,連前手臂也開始腫。

很害怕再這樣下去,我的手會爆掉還是廢掉,趕緊開車前往台東基督教醫院掛急診,結果很幸運在急診室遇到一位已入籍台灣的柯彼得良醫,醫生很親切,一派輕鬆地看著我腫脹得像氣球的手,我很擔心問他,手一直在腫會不會爆掉,他說不會,它會自己消但時間會比較久,你可以選擇打針或不打針,我聽到可以不打針就不想打,這一次不想靠藥物,想靠自己身體的自癒力,上一次因為太害怕 ,所以沒有完整走完蜂毒歷程就投降打針 ,這次我想完整經歷一次蜂毒體驗 。我再三跟彼得醫生確認我的手沒有殘廢危機,醫生也很明確的跟我說不吃藥也沒問題,它會自己好,為了怕我擔心,他還是開了抗過敏與消炎藥給我,說如果我擔心的話就可以吃。他建議我可以將手舉高過心臟,應該可以讓腫脹稍微消退。

有了醫生保證,我滿懷希望開心地拿了藥安心的回來,
沒想到,這才是考驗的開始。
被叮24小時後,連手臂都開始腫了

被叮24小時後,兩隻手的比較
我很聽話地將手高舉,但,舉了2小時,4小時,8小時,12小時...
我的手依然腫脹像氣球一般,跟早上起床時沒兩樣,一.丁.點.都沒消退
醫生騙人,根本一點用都沒有啊,手掌摸起來熱熱的,感覺底下的發炎作用仍然很活躍。
手脹脹熱熱,腫脹幾乎擴散到整隻前手臂,我開始擔心,也用了冰敷,但是好像一點作用都沒有。

到了距離看病後14小時,睡前了,我的手依然腫脹得如同一早起床時,半點都沒消退。我看著藥,看著我的手,腦中開始產生很多懷疑,我是不是太堅持了?乾脆吃藥不就好了?我幹嘛這麼堅持?這是不是一種岩水的堅持?不吃藥我的手真的會消嗎?我會不會是那個例外之一?如果吃了藥,那我之前的堅持又算甚麼?

最後,我還是決定再給自己一次機會,如果明天一早睡醒還是一點改善都沒有的話,再吃藥吧。於是,睡前我捧著我的手請它加油,就戰戰兢兢地睡著了,睡到半夜時,我突然醒轉,我猜想那是在腫脹開始消退之時,那個瞬間我突然感覺到,沒問題了,開始好轉了,即使當下摸起來還是超腫的,卻鬆了一口氣轉頭繼續安心的入睡。

這是隔天起來的手,還是腫,但很明顯地有消退了一些。
被叮48小時後,終於開始消腫了
於是我繼續吃了5顆蜜蜂糖球,並調了些消炎消腫的精油(岩蘭草、杜松果、羅甘、真薰),持續擦抹,到了中午(被叮52小時),已經大約消退一半,到了下午5點(被叮57小時)大約就只剩1成的微腫了。


蜂吻筆記:
1.在第一時間吃順勢糖球-蜜蜂,會有安撫鎮靜效果,但無法完全消退。
2.急救花精有鎮靜效果,但也無法去除蜂毒。
3.蜂吻只要確認沒有強烈過敏反應(例如窒息),就可靠人體自癒力恢復,只是需要很長的時間(可能超過你預想的時間)。
4.蜂吻初期就使用氨水、尿液、小蘇打,應可有效減緩毒性。
5.等到蜂吻開始發作前期幾乎無法用各種天然藥物減緩不適。
6.蜂吻作用高峰下降後,可加入消炎消腫的精油加快身體恢復力。
7.請愛用急救花精,落葉松,加強自我療癒期的信心。
8.對了,還要記得大量喝水,可以幫助排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