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18日 星期二

關於荊豆Gorse


春日來臨〉
在歐洲,當整片的金黃色荊豆開滿山坡就是象徵春天到來。同時,在凱爾特樹曆中,荊豆也是與春分有關,是預告長日將盡,春日來臨,草木萌生的指標性植物。荊豆是巴哈花精的七個協助者之一,他們感到深切的絕望,希望盡失,不相信情況會有好轉,金黃色的荊豆就像瓶中的陽光,為人們帶來希望。
刺狀的葉片〉
荊豆的另一個特色之一是它刺狀的葉片,這是因應乾燥氣候而生,刺狀葉片可減少水分蒸發,據說荊豆在越是乾燥日照越是強烈的地方,刺就會越多,而在濕度較高的地方刺就會變少。荊豆的刺是為了保護自己免於動物食用,就像是荊豆人在越是絕望的時刻,心越是荒蕪冷漠,築起高牆,將人們的關心擋在門外。


荊豆的種子〉
荊豆的種子包覆在堅硬的外殼之下,當種子熟成之時就會彈出地面,種子上包覆著一種叫油質體的物質,螞蟻很喜歡,會吸引螞蟻們搬運回巢,當油質體食用完畢,種子就被安穩的埋藏於地底,逃過野火及鼠輩們的覬覦。而荊豆的種子據說有150~200年的壽命,當種子們被埋藏於深深的地底中,不知何時能冒出芽,那是甚麼樣的心情呢?就像需要荊豆花精的人們一樣,被堅硬的外殼包覆,埋藏於黑暗之中遲遲冒不出芽。

但,不用擔心,發芽之日終將來臨,當地上野火燒盡,野火的熱氣傳達到種子,種子終將突破堅硬的外殼,冒出希望的小芽。荊豆也是能夠讓野火燒盡的荒漠立刻重現綠意的希望福音。

2019年5月23日 星期四

巴哈花精生活應用課程(6/2鳳林開班)

繼上次在黎悠香草園舉辦的花精下午茶後

接下來想嘗試性的開設更進階的巴哈花精課程

不同於坊間課程,總是將課程集中在一天或是兩天上完。
我希望能將課程拉長到兩個月,分為三週的週日,一次上課4小時,總時數12小時,除了一次只上4小時,大腦吸收效果佳,也能夠有比較多的時間消化內容外,主要是我希望能夠讓參加的學員,在學習花精的同時也為自己療癒,所以將時間拉長為兩個月三次的課程,這樣每個人就能喝到三次的花精調配瓶,希望藉由這樣的過程能夠讓每個人經驗到花精所帶來的療癒,而不是只是單純學完紙上知識就束之高閣,藉由親密小班的團體教學,可以透過彼此來幫助自己辨識情緒,而每次上課的互動討論,則讓我們更加釐清自己情緒上的進步及差異。

「為自己療癒」一直是巴哈醫生的中心思想。整個療癒過程就是一場漫長的自我探索過程,讓我們在這短短12小時,學會和這38種花精做好朋友,在自我探索的旅途上不孤單。

報名由此
巴哈花精生活應用課程報名表單

《上課時間》
本課程共分為三次
2019年6月2日(星期日)、 6月23日(星期日)、 7月21日(星期日)
週日下午1:00~5:00
總時數12小時

《上課地點》
花蓮縣鳳林鎮光復路171號(鳳仁國小斜對面)黎悠香草




2019年5月19日 星期日

胡蜂叮咬全紀錄

兇手-褐長腳蜂

繼上次被虎頭蜂叮的恐怖經驗後,相隔不到一年前天一早又不小心再次慘遭蜂吻,只是感覺耳後有振翅聲,順手揮了一下,就中招了,那猛然尖銳的一刺,立刻痛到我頭皮發麻,大聲呼叫朋友來幫我趕走蜜蜂。
被叮4小時,此時只有微腫
待冷靜下來看清楚原來是居家常見的褐長腳蜂,還好不是虎頭蜂,慶幸沒有上次虎頭蜂叮那麼可怕,虎頭蜂是神經毒,疼痛感像是海浪又像是脈搏一陣一陣的跳動著,上一次我試了尿蘇打水冰敷急救花精永久花...到睡前都還會感受到神經痛一陣一陣的傳來,叮咬處會有燒灼感,一直到隔天早上才只剩痛感,不過那次太害怕了,隔天一早還是去掛急診打了一針。

有了上次經驗,這次又有些輕忽了,因為當下覺得沒有上次來得疼痛,腫的程度也沒有上次可怕,當下喝了急救花精並吃了順勢蜜蜂糖球(蜜蜂糖球是上次蜂吻後買的常備藥品,沒想到這麼快就派上用場)就以為應該沒事了。

我是被叮咬在食指靠近指甲的地方,被咬後沒多久食指立刻像氣球一樣膨脹起來,但可能是因為吃了急救跟糖球,食指的腫脹似有略微下降,但腫脹仍延續到掌背的地方,大概每間隔一小時又再吃一次糖球,但是效果不彰,掌背跟食指都還有些許腫脹及發熱,掌背是水腫的,指壓後不會立刻回復。

大約維持這樣的狀態8小時後,下午4點左右我到附近散步運動,回來後可能是末梢血液被刺激,食指跟手掌都腫起來,我當下沒有特別理會,但卻感覺手指跟手掌都一點一點的在脹大,到睡前我的手指已經腫脹到快要不能彎曲了,但我還是直接入睡,想說或許睡醒會好一些,半夜時不時被脹熱的手掌驚醒但拿了一些冰水冰敷也絲毫沒有緩和,好不容易到了早上,一看,整隻手掌已經漲到像氣球一樣,不只掌背、掌心,五根手指頭也都是腫的,連前手臂也開始腫。

很害怕再這樣下去,我的手會爆掉還是廢掉,趕緊開車前往台東基督教醫院掛急診,結果很幸運在急診室遇到一位已入籍台灣的柯彼得良醫,醫生很親切,一派輕鬆地看著我腫脹得像氣球的手,我很擔心問他,手一直在腫會不會爆掉,他說不會,它會自己消但時間會比較久,你可以選擇打針或不打針,我聽到可以不打針就不想打,這一次不想靠藥物,想靠自己身體的自癒力,上一次因為太害怕 ,所以沒有完整走完蜂毒歷程就投降打針 ,這次我想完整經歷一次蜂毒體驗 。我再三跟彼得醫生確認我的手沒有殘廢危機,醫生也很明確的跟我說不吃藥也沒問題,它會自己好,為了怕我擔心,他還是開了抗過敏與消炎藥給我,說如果我擔心的話就可以吃。他建議我可以將手舉高過心臟,應該可以讓腫脹稍微消退。

有了醫生保證,我滿懷希望開心地拿了藥安心的回來,
沒想到,這才是考驗的開始。
被叮24小時後,連手臂都開始腫了

被叮24小時後,兩隻手的比較
我很聽話地將手高舉,但,舉了2小時,4小時,8小時,12小時...
我的手依然腫脹像氣球一般,跟早上起床時沒兩樣,一.丁.點.都沒消退
醫生騙人,根本一點用都沒有啊,手掌摸起來熱熱的,感覺底下的發炎作用仍然很活躍。
手脹脹熱熱,腫脹幾乎擴散到整隻前手臂,我開始擔心,也用了冰敷,但是好像一點作用都沒有。

到了距離看病後14小時,睡前了,我的手依然腫脹得如同一早起床時,半點都沒消退。我看著藥,看著我的手,腦中開始產生很多懷疑,我是不是太堅持了?乾脆吃藥不就好了?我幹嘛這麼堅持?這是不是一種岩水的堅持?不吃藥我的手真的會消嗎?我會不會是那個例外之一?如果吃了藥,那我之前的堅持又算甚麼?

最後,我還是決定再給自己一次機會,如果明天一早睡醒還是一點改善都沒有的話,再吃藥吧。於是,睡前我捧著我的手請它加油,就戰戰兢兢地睡著了,睡到半夜時,我突然醒轉,我猜想那是在腫脹開始消退之時,那個瞬間我突然感覺到,沒問題了,開始好轉了,即使當下摸起來還是超腫的,卻鬆了一口氣轉頭繼續安心的入睡。

這是隔天起來的手,還是腫,但很明顯地有消退了一些。
被叮48小時後,終於開始消腫了
於是我繼續吃了5顆蜜蜂糖球,並調了些消炎消腫的精油(岩蘭草、杜松果、羅甘、真薰),持續擦抹,到了中午(被叮52小時),已經大約消退一半,到了下午5點(被叮57小時)大約就只剩1成的微腫了。


蜂吻筆記:
1.在第一時間吃順勢糖球-蜜蜂,會有安撫鎮靜效果,但無法完全消退。
2.急救花精有鎮靜效果,但也無法去除蜂毒。
3.蜂吻只要確認沒有強烈過敏反應(例如窒息),就可靠人體自癒力恢復,只是需要很長的時間(可能超過你預想的時間)。
4.蜂吻初期就使用氨水、尿液、小蘇打,應可有效減緩毒性。
5.等到蜂吻開始發作前期幾乎無法用各種天然藥物減緩不適。
6.蜂吻作用高峰下降後,可加入消炎消腫的精油加快身體恢復力。
7.請愛用急救花精,落葉松,加強自我療癒期的信心。
8.對了,還要記得大量喝水,可以幫助排毒。






2019年5月14日 星期二

等待羽毛降落


這樣做 對嗎?
這樣做 好嗎?
這樣做 真的沒問題嗎?
我 真的可以這樣做嗎?
會不會....
還是....

答案是,

是的。
是的。
是的。

這樣做沒錯。

這就是你該走的道路。

在該前進時前進
感覺不想前進  那就是還不到前進的時刻

安心靜靜地待在原地 享受沿途的風景
也是人生的一部份

你只能靜靜等待
等待機會的羽毛 從天空緩緩飄落

那就是你行動的開始。

2019年5月11日 星期六

白楊抖動的原因








備課中,查詢一大堆有的沒的資料,雖然最後不一定會用到

來分享一個白楊有趣的希臘故事

宙斯遺失了幾隻銀匙,派出他的愛將甘尼米德去尋找,甘尼米德沿路詢問,首先問了橡樹,橡樹大發雷霆「好大膽子,竟敢懷疑我」;
接著來到了樺樹,樺樹驕傲的展示著他的白銀樹皮「哼,我才不需要銀匙呢」;
問了櫸木,櫸木將刺毬果丟他身上;
問了榆樹,榆樹猛搖樹枝(說不是)快打到他的頭;
最後來到了白楊木,白楊為了證明他的清白,枝條上舉搖晃,但他偷的銀湯匙卻不小心從中掉落,倒地葉背發白,害怕地顫抖起來。

甘尼米德撿起遺失的銀匙帶回給宙斯,宙斯懲罰白楊,自此枝條都要維持上舉不能放下。

母親結



多年沒有過過母親節,4月底回台北一趟,
利用小空檔快閃參加了一小段花精之友的母親節正念冥想,
因為時間匆忙只參加半場就需繼續趕場
主持人挑選了數隻與母親節議題相關的花精,
有富士山花精與澳洲蘑菇花精,
每人憑直覺選出今日花精喝一滴後靜坐冥想,我挑選了47號富士山花精
雖然只短短靜坐了20分鐘就繼續趕場,
當日卻不尋常的疲累,似乎有某種深沉的東西被釋放出來了
不到8點就疲累到快睡著。

趁著機緣剛好,隔天早晨起來想著,那就來回憶一下母親吧
坐在書桌前想自由書寫一段關於母親的回憶
卻發覺自己印象所及都是母親張牙舞爪、不假辭色,嚴厲的一面
遍索記憶,竟怎麼也憶不起母親有過溫柔的一面
印象中的母親,能力很強,獨立自主,幾乎沒有甚麼能夠難倒她
但,是太剛強了吧,即便是後來生病,她依然堅守住她的尊嚴
很少顯露出她柔弱或是脆弱的一面
努力回想,勉力憶起她曾有過的溫柔,是在被抽打後的半夜
趁我熟睡(其實醒著)替我擦藥

母親在世時我們相處的時間雖長,卻始終難以親近
甚至在她生命最後,曾在半夜進我房裡,似乎想說些甚麼
但,這種互動對於我們畢竟是太生澀,彼此都有些不知所措
最後我們到底怎麼結束,我的記憶竟有些模糊
有沒有好好擁抱?好好說再見?
怎麼我好像只記得身體僵硬的一部份...

曾經,「母親」是我生命裡重如泰山的一個名詞
但曾幾何時,已經變成一個塵封的回憶,一個不想碰觸的盒子
在母親已過世17年的現在,我以為母親這個議題已經差不多可以離我遠去了
只是一個早晨的回憶,卻打開潘朵拉的盒子
我了解她的付出她的犧牲她的為母則強她的身不由己
也能夠理解在那樣的時空背景造就出她這樣的人格與教養方式
即使在17年後的現在,她仍深深地影響著我
她已經盡她的全力做到最好了,我還想要怎麼樣
一直不敢承認母親的過世對當時的我雖然是天崩地裂,
但不可否認的也是一種解脫。

一位友人提醒了我
要解開母親的結,首先要照顧當年那個小小的我,
那個怯懦、膽小、怕生、不敢發聲,放棄表達的小小的我

童年養成的習慣,造成我把很多事情想法都藏在心底
我將自己的心建造成一座堅固的城堡,沒有任何人可以進來,
就沒有人可以傷害我,但是隱藏太久,才發現連自己都找不到
也喪失與外界溝通的橋樑,現在世界已經安全了,也是時候出來了。


母親節.母親結.一根臍帶的連結,一輩子的繫念

紀念我的母親,結,我慢慢解。



2019年4月22日 星期一

初識巴哈花精-花精與香草的午茶悠會


我的第一堂正式在花東開設的花精課程於昨日圓滿的落幕了
在課程開始時也提到這個緣分不思議,和黎悠是在台北讀書會認識
怎麼也沒想到一年後我會來到了台東,去年底黎悠在自家鳳林打造了這個空間
雖然去年底就開始規劃四月要來黎悠香草開課
但是直到一個月前才真正確定課程,因為還不清楚花東人們的需求,所以與黎悠討論過後,在花東的第一堂課想用比較輕鬆的下午茶方式,將花精與黎悠園內的香草結合在一起。
用輕鬆的下午茶方式,帶領大家認識巴哈花精
因為3月底報名表單才正式出來,本來還擔心上課人數不夠無法成班
沒想到最後竟然有10幾位學員報名參加,老實說還蠻讓我意外的
而參加的學員幾乎都是沒使用過花精的一張白紙

關於課程的設計著實讓我苦惱許久,最後才和朋友討論出用挑選花卡的方式讓每個人抽出代表今日情緒的花朵.並將每人抽出的花朵加進一同泡製的花草茶裡來一起享用。

今天準備的下午茶是特製的檸檬香草磅蛋糕與手工香草餅乾,搭配添加了非洲白梨花精的瓦倫西亞蘋果果醬。
在學員喝著自己DIY的香草茶同時,開始簡單介紹一些花精基本常識。
最後每個人還可以帶一罐30ml自己調配的花精處方回去飲用,好好的感受花精美妙之處。

照例每次我都會統計一下上課學員選到的花精

這次參加的學員最多人選到的是山毛櫸、岩清水、菊苣
剛好都是巴哈情緒分類中「過度關心他人」的分類
根據我不負責任的田野調查,住在東部的人好像真的都不約而同會選到岩清水耶
或許是生活在這樣與世無爭的東部,少了都市的群體制約,更需要有修行人的嚴格自律

今日自己的狀態還是有稍微小緊張,對於教學這個身分的自己還是不太熟習,
期待自己每一次都能更放鬆更自在一些,輕鬆地將花精分享給大家
這次的活動只是一個拋磚引玉
預計6月開始將在梨悠香草空間舉辦正式的花精研習課程。
用更紮實的小班教學方式,預計分為2到3堂課程,透過實際得飲用歷程,深刻的體驗花精帶來的改變,將每朵花詳盡的介紹給大眾。

然後6月的課程報名表再等我一下啦。


寬敞明亮的空間

親愛的花精們

來了很多人呢




上課情況


2019年3月24日 星期日

花精之友~心靈呼吸市集

這次應友人邀請,在花蓮昆達里尼瑜珈呼吸巡遊會的心靈呼吸市集中有個小小攤位,展示各國花精,剛好主持人有要務在身,而我又與昆達瑜珈有些淵源,於是這次就由我單槍匹馬前往擺攤了。我曾經參加過上一屆花蓮舉辦的呼吸瑜珈,這次原本覺得時間有些匆促可能無法參加,沒想到還是應邀前來了,而且還是來擺市集,而這也是我第一次來擺花精市集呀,不知道以後是否有機會常常帶著這些花精小朋友四處奔走呢。

配合昆達瑜珈活動,這次擺台選的花精主要是大眾取向,有經典的巴哈花精、蘭花的淨化系列、非洲大樹與日本富士山的豐盛及美麗花精,還有澳洲蘑菇精素的翻轉、女神卡莉與白色合一。

看來這幾年推廣花精有成,這次擺台感覺許多人對花精的反應比我想像的踴躍呢,有蠻多人知道花精也使用過花精,已經不是那個總是把花精與精油混淆的時代了啊。

算是蠻有趣的一個經驗,也認識了許多優秀的攤友們。
花東地區常常有很多有趣的市集,或許下次可以再來嘗試去其他地方擺攤呀。

這次活動中也順便預告4/21即將在鳳林黎悠香草舉辦花精花草茶分享會

初識巴哈花精-花精與香草的午茶悠會

期待四月鳳林一起來午茶相會~

花精之友~各國花精展售

與花精們





米白色系的市集~好美呀



今天的天氣很舒服不會太熱


2019年2月28日 星期四

寧靜碰觸個案紀錄 之一

一月底一結束完寧靜碰觸的訓練
立刻進入民宿過年昏天暗地的忙碌之中
雖然這次每天用蘭花的soul shield靈魂盾牌,想試圖守住剛上完課時那一抹靈魂的光,卻是徒勞,終究還是義無反顧的捲入生活之中了
等到漫長的忙碌年假告一段落,甚麼寧靜碰觸啊,好像都已經是很久遠的事了

其實,也不過才兩個禮拜。

民宿的生活忙碌起來時就像是突然間疾駛起來的太魯閣號,客人一走就像是火車瞬間急煞。人走樓空,而身體還停留太魯閣的餘盪之中,餘波未停,好不容易有了空檔,終於有了勇氣放出消息約身邊的朋友來給我練習按摩。

邀約進行的很順利,大家對於按摩好像很樂意,有時甚至我只是稍微提到,我現在開始在練習個案了,朋友就直接說他明天有空可以過來,其實我內心可能還在吶喊,我還沒完全準備好啊(但具體是沒準備好甚麼我也不知道),心中另一個小小的聲音則是在說,那不然你是要等到甚麼時候,選日不如撞日,就上吧。

於是在太魯閣號的餘波震盪未平,寧靜碰觸還很遙遠的狀態下,我連續接了四五個個案,做是做完了,我卻對自己不是很滿意,覺得自己像是隔著一層薄膜在按摩,卡卡的,心裡像是懸著甚麼,手指是僵硬的,無法完全放鬆投入,不順暢,我對自己不滿意,我連替自己按摩都沒感覺。做了5個,都沒有上課時的品質,覺得很沮喪,於是到同溫的同學群組裡哀哀叫,想尋求慰藉,是的,我需要連結,藉由同學們的經驗與鼓勵,好像又幫助我找回上課時的感受。拾起上課的筆記,看看上課練習影片,幫自己按摩,練習正念行走,一點一點降落,慢慢將自己帶回流動之中。

昨天又約到一個臨時的第6號個案,感覺到對方有些迫切的需要,惦惦自己的狀態應該可以,於是答應了,是一個工作忙碌的朋友,她有些匆忙地前來,在按摩過程中手機還響了幾次,回了幾通電話,我感到有些被干擾,卻不太生氣,所以沒有立即制止,當下的我選擇順流(其實是不擅長拒絕,拒絕要花費更大力氣),我想,在我還在實習階段,暫時不要設定任何界線吧,接受所有發生,然後看看在裡面的自己是如何。雖然過程被手機打斷了幾次,雖然一切不是如我預期,但基本上這天按摩的品質卻是比較接近我要的,過程中對方時不時與我閒聊著生活瑣事,也沒有打亂我的步調,聊天的同時,我的手能夠柔軟而放鬆的在身體上自然滑動。

我發現,當我將自己站穩了,心境對了,那些外在的形式似乎也就不再那麼重要了。

結束時,個案問我對她的身體有甚麼感受嗎?望著個案們期待的眼神,想到曾經我在他們的位置時,也總是殷殷期待治療師說出甚麼關於我的身體那些我感受不到的事,老實地說,我不是一個會感覺到很多的人,目前的我只能很專注地在當下,就別再逼我說出那些我感受不到的事啦。我大概只感覺到按前她的緊繃與按後的放鬆罷了。

今年預計完成100位個案
目前累計6位個案






2019年2月23日 星期六

紀錄-連續忙碌後的上吐下瀉

從農曆春節一團昏天暗地中熬出來喘息個沒兩天,就因不明原因開始上吐下瀉,原本以為只是吃壞肚子吐完拉完就沒事,隔天竟然元氣大傷,全身無力外加一陣冷一陣熱,一整天食不下嚥整整躺了一整天才稍稍恢復精神,但依然沒有元氣,隔天雖然恢復房務工作,卻一直覺得心有餘而力不足,動一下就很喘,厭厭的沒有做早餐的動力,覺得自己怎麼了,對工作完全喪失熱情,提不起勁。突如其來的上吐下瀉,連自己都被嚇到了,從沒過這樣,也不知道自己的身體能承受多少,需要花多少時間修復,但也發現自己好強的一面,想要快點好起來,隔天還有一群好友從台北來找我呢,希望自己能有足夠的精神盡地主之誼,我得在明天之前恢復體力,玩樂也需要足夠的體力與精神,覺得自己很遜,身體很弱,才吐一下就一整天都爬不起來,虛弱無力,啊,難道自己真的不適合這份工作嗎?好像只會造成別人困擾,坐也不是躺也不是,虛到連滑手機都感覺累,甚麼都不能做,只能躺著,一整天都在昏睡。

到了朋友抵達當天上午,我暗自揣揣自己的身體恢復了多少,覺得沮喪,好多了,但還是有氣無力的,大概只恢復能量60%,能用的塗的抹的都試了,還差一些些,身體沉沉的,沒有胃口,連一碗小米粥都吃不完。我趴著曬太陽,希望能補充一些能量。

結果,在朋友抵達的當天晚上我就幾乎完全恢復了,大概有達到電量90%的程度,友情力量大啊。
隔天已經電力十足,有種大病初癒,雨過天青,世界真是美好啊...的感受。
之前的沮喪自責擔心憂慮彷彿變成一種玩笑。

生病的自己:
龍膽、橡樹、岩水、石楠


寧靜碰觸34階紀錄

每一次的寧靜碰觸課程我的狀況都很不一樣
相較於12階第一次上課感受到的狂喜
或許是時隔半年這次34階上課前似乎多了些抗拒,有點不知自己所為何來
低低的悶悶的,懷疑上次那個上完課充滿熱情的自己跑哪裡去了
還記得那種胸口滿溢愛就要滿出來的感受,碰觸到身體時的悸動,但好像經過了半年生活中的消磨,消失了。直到上課第一天再次碰到久違的身體,那感覺才又完全回來,這就是寧靜,沉入身體裡深深的寧靜。
課程結束快兩周了 我想把這次的感受記錄下來
這兩周發生太多了,我害怕我無法完整地紀錄下來 於是我又再逃避了
這次上課好像一直都無法完全進入狀況,動態靜心也跳了,卻感覺自己一直無法融入團體
不知道自己在抗拒甚麼
有時可以融入,有時又突然抽離,好像內在有些甚麼在害怕著蠢動著
這次課程中有好多覺察,藉由阿努一次又一次地探問
我回憶了很多童年,回憶到底身體是怎麼開始一層一層關上的
開關在哪裡,那個關鍵鑰匙在哪裡
發現到一直以來身體都住著一個等待被責罵的小女孩,害怕被拒絕的小女孩
一個總是預期會被拒絕的小女孩,原來有那麼多的恐懼在我身上

這次課程開始前一天,剛好跟阿努約了個案
療程開始前,阿努問我今天想被按那裡,我說是背部,因為我的背部似乎總很緊繃,常常被按摩的人說我背很緊
感覺到阿努用了比一般還大的力道在我的背上工作
我很努力地在感覺 記憶阿努的手,但其實我能感覺到的不多
我其實是個感覺很麻木的人,常不知道為何別人可以有那麼多的感受
但是我卻說不出甚麼,我想感覺到別人的世界,但似乎總是隔著一個很大的距離

結束個案時,阿努說我有一個強壯的背部,我們的背部是用來保護自己的,你的背部想要保護著甚麼呢,你會生氣嗎?如何發洩憤怒?當下我不知道怎麼回答,我其實是個不會生氣的人,我通常是等到氣消了才和人溝通,當阿努對我提出疑問時,我以為我又錯了?沒有發洩憤怒是不是錯的呢,其實阿努並沒有給我對錯,只是我習慣性地當別人對我提出疑問時,我就會以為我又做錯了,這好像是某種小時候的模式,其實我希望自己可以和阿努多說一點,但當下的我是沉默的,說不出口,總是等到阿努離開了以後腦中才開始出現很多對話,我的內在有個害羞多話的小女孩,總是在沒有人安全的時候才會出現,我想告訴她現在安全了可以出來了,但似乎她還是藏的很深,在她躲起來的時候我是腦中一片空白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的。

阿努說「那些玩躲貓貓,躲起來的小朋友都是希望能夠被找到。」

這次課程我大概到了第七天才完全打開,內在的小女孩可以歡快的站出來,盡情表達自己的感受,暢快地哭泣,一點小事就哭到淚眼婆娑,到第八天時,我也能鼓起勇氣站上Cat walk舞台,在圍成一圈的大家面前走路 ,像伸展台 ,這天之前我都是想走但不敢走或是猶豫不決,今天感覺很輕鬆於是很快的站上去了 ,可能是這個團體讓我很有安全感沒有什麼尷尬彆扭 ,我可以很自然的看著大家 ,後來阿努叫大家轉過身背對我走感覺看看 ,我的步伐變慢轉為較能專注在內在 ,覺得輕鬆 ,他讓大家轉來轉去讓我感覺兩者不同 ,面對人群時我感覺自己是擴展消失的,沒有不好我喜歡和人連結,背對人群時覺得自在落地,沒有特別想要去哪,比較感覺到自己但腦中也是空空的(阿努問的時候我在想空空的是不是不太好啊),阿努說他覺得我在背對人群時感覺像是退隱了(當下我以為是在責備我說我消失之類的)但最後他說我可以待在那裡 ,待在我覺得舒服開心的地方 ,看他會到哪裡去 ,聽到當下覺得很開心,有一種被認可的感覺。
那天也很神奇,結束時剛好是中午午餐時間,不知為何轉個頭大家都消失了,只剩我一個人,我想那就自己一個人去吃飯吧,順著自己的直覺去探險,一種很安心踏實的感覺,自在地順著直覺左轉右轉最後找到一間好吃的餐廳。

這是我第一次很具體的體會到如何區分單獨與他人同在的不同。

最後一天上課時我提出了個問題,阿努反問我,我注意到有一部份的你不在了,他們去了哪裡?你覺得孤單嗎?你想和人連結嗎?你是不是常常感覺不到你自己?短短的幾秒我覺得自己又做錯了,但我立刻知道不是,阿努沒有責備我,我回答在Cat walk那天有感覺到自己,他問了我一句,你知道為什麼嗎?我隨口答了一句,是Attention? 他說沒錯,「Attention is Nutrition」,注意力是滋養的,因為有這麼多人的注視,所以你就固定在你的身體裡了,哪裡也去不了。








2019年2月7日 星期四

龍膽-幸福了...但是...的悲觀型人格

當我第一次了解到我的內在原來是悲觀的龍膽型人格時,是非常震驚的。
一開始我以為的龍膽定義是容易因小挫折而沮喪。
在我的想法中,「挫折」,怎麼會是一種人格呢?這樣的人不是太悲哀了嗎?
而且當時的我覺得自己根本是超級樂觀的人啊
我總是能在一片黑暗中看到光芒,篤信否極泰來,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所有烏雲總會有銀邊,挫折都是為了讓我們成長等等的超級正面樂觀派。

這麼樂觀的我從沒想過會與悲觀的龍膽連結。
當發現我是屬於龍膽類型人格後,開始發現很多與龍膽有連結的徵兆,其實從星盤或是人類圖就可以看出許多端倪。像是北交雙魚-學習心中的完美並不存在,認識到失敗也是一種完美,當你越想成功越想完美,就越容易發生不可避免的錯誤。而人類圖1/3人,更是明明白白指出我就是一個挫折型的人。
漸漸的我才能開始體會龍膽所帶給來的禮物。

龍膽型的人
可以說一輩子都在體驗失敗挫折
他們是在挫折中成長,挫折是他們學習的方式。
當龍膽型人走在十字路口時,就好像是故意的一樣,總是會挑到錯誤的那條路走。他們總要把已知的每條路線通通走過一遍後,才會甘心的步上那條大家都說是正確的路。
這算是有些反骨嗎?可能。

也因為經常性的體驗失敗,這樣的人格漸漸的會變為有些悲觀。
人格中有種不確定性,總是有種接下來會失敗的預期心理。否極可以泰來,但同樣的樂極會生悲,開心到極致時就會想是不是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這種悲觀是龍膽人的一種自我保護裝置,只要先把「萬一」的退路想好了,就不會當意外發生時措手不及。
而龍膽人的樂觀也是,因為從小就經歷了許多失敗,他們學會只要再努力一下就能成功,所以也總能在黑暗中看到一線光芒,學會看到事情的一體兩面。

因為他們是在挫折中成長,所以路總是走得比人遠
但是當他們步上了正確路途  就能走的安心踏實毫無遲疑
個性中隱隱的有一份不確定感,對於人生總是帶著點懷疑,兢兢業業並前進著

這種人格不好嗎?
當我好好的認識了龍膽後,我發現這就是我選擇的生存模式,是幫助我成長的一種方式。並沒有好與不好,我接受了這樣的個性後,覺得它就像是一個好朋友陪伴著我一同成長。

龍膽型人格=北交點雙魚=人類圖1/3人
學習失敗也是一種完美
百鍊成鋼越挫越勇




2019年2月2日 星期六

寧靜碰觸-一場脫光光的奇異旅程(3.4階)

「碰觸  是那被遺忘的愛的語言」

寫這篇心得前,上網找了當初報名的介紹頁
我到底是被哪句話吸引,所以來報名這個課程的呢?

突然間,已找不到當初吸引我的文字
當初吸引我的大概就是標題的四個字

-「寧 靜 碰 觸」

雖然我還不是個身體工作者,但常常在幫朋友家人按摩的某些片刻體驗到深深的寧靜,像是進入一種靜定的冥想狀態,而這堂課程描述,似乎就是我要的品質,所以我來了。

事實證明,這真的是一堂紮紮實實的30天訓練課程
不只衣服脫光光,心理也要脫光光
這堂課程包含的不只是手法,更是心法,是關於如何帶著愛與臨在品質的碰觸
阿努所教導的已經不僅僅是按摩而已,更是靈魂與靈魂交會,是整合了身心全面的碰觸。

阿努的課程安排是漸進式的
頭幾天上課時,可能還在扭捏於衣服的脫與不脫
課程進行到後面你會發現脫衣服根本不是難事
最難脫的是我們從小到大在內心建構起的層層盔甲與防衛
那些我們早已忘記卻真真實實存在身體細胞裡的記憶
相對於我們的頭腦,身體總是誠實的,它無法用大腦說放鬆就放鬆

但是不用擔心,阿努總是有辦法把大家的內在防備一層一層脫掉,直指核心

隨著課程推移,目前訓練課程已進行到第3、4階段-下半身(包含前腿與後腿)
腿部的部分,支持著我們的身軀,也象徵著行動力與執行力

這次進行到第4階段第一天時,阿努開始朝我們心湖上丟出大石頭
因著某位同學的議題,阿努突然提出了一個功課,請每人回去做一件你一直試圖迴避的事,像是....擁抱家人
而我決定要回去抱我爸爸,這是一直想做,卻一直在迴避的事情
我們家庭從來沒有擁抱的習慣,明明住在一起,卻有著距離。

決定了功課以後,內心害怕也興奮著,結果第一天我沒能完成,隔天早晨聽到許多同學紛紛勇敢地跨出第一步,鼓舞了我再試一次奮力一跳,過程雖然曲折,但我完成了,完成的當下我覺得,好像也沒甚麼嘛,但是在跳躍之前,那就是像個巨大的鴻溝橫亙在我之前,雖然我只是輕快的抱了一下我爸然後就逃開了,但那個瞬間,真的有甚麼融化開了,開始流動了。

當天早晨,阿努給我們的大哉問就是「在你的生活中是否有在迴避或逃避著甚麼?」

當我們越想逃避事情越是盤旋在我們心頭,阿努說,我們總在迴避,明明愛,卻不直接說,總要繞著圈子,對對方好,但卻不直接,腿部課程教導我們要正面迎擊。

跨出第一步後,阿努緊接著又對著我們心湖上投出第二顆大石頭
某早晨,阿努突然正色說,他察覺最近的團體動力開始變得怪怪的,邀請大家站起來,走向某位你對他有疙瘩想迴避的人直接把真心話說出來,「我忌妒你」「我不知道怎麼跟你說話」「我不喜歡你說話的方式」「我想跟你說話但怕打擾你」等等,這真的是一個超級大釋放,大家把許多心裡不敢說的話都說出來了,也讓這個團體變得更緊密。

諸如此類,就是透過這樣一點一滴將我們的心防逐漸打開。
現實生活中,我們的交流常是帶著恐懼,探測著斟酌著琢磨著,因為許多從小到大累積的創傷阻隔在我們面前,讓我們不敢以真心相對,因為這樣親密的團體,第一次我們可以毫無保留的說出真心話而不怕傷害人或被傷害。

而這種品質運用在身體工作上是非常重要的,我們可以在彼此交換個案時聽到最真實的回饋,信任而敞開的關係,更是有助於碰觸的探索,少掉了不必要緊張擔憂,可體會到何謂放鬆臨在的品質。

碰觸就像是靈魂與靈魂間無聲的對話
只有當你先卸下了層層防衛,才能聽到靈魂的真實話語

你必須,也只能是完全敞開

2019年1月27日 星期日

大冒險與突破花精盲點

寧靜碰觸第8天—
今天在做昆達里尼靜心時,我內心就決定了,我今天的大冒險要擁抱我的弟弟。
光只是想到這個念頭我的淚水就止不住,我不清楚為什麼,我們並沒有甚麼衝突
或許是我對他的愛很多,但我一直無法表達出來。

當時腦中排演的劇情是一進門就直接跟他說「我想要抱你一下」然後就抱下去,抱下去的同時感動到哭泣並說「我真的好愛你,希望你快樂,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我的勇氣從在課堂上就開始堆積堆積,踏進家門口前我都還信心滿滿,覺得自己辦得到,但一進家門看到我弟躺在沙發上,瞬間信心就掉了10%,不過,還沒有前兩天要抱我爸時那麼恐懼,於是,先回房,重新安穩一下自己,再喝了三滴花精「勇氣之聲」,幫自己壯壯膽,重回客廳尋找機會,回到客廳,繼續等待機會,和弟弟一起看電視,想著待會該怎麼做,但心情是輕鬆的,沒有昨天那麼的忐忑不安,覺得自己有9成的把握可以辦到,告訴自己,今天要速戰速決不要拖太久,不要像昨天拖到半夜兩點睏死了。最後,在他起身到廚房倒水回來的一個Moment,我站起來說「我今天要抱你一下」,然後就好好的抱下去,弟弟身體是僵硬的雙手打開沒有回抱我,但我還是維持動作停留了一會兒,雖然不完全如預期,但是抱完後我身體是輕鬆的,也不會覺得特別尷尬,我保持在能量層面沒有退縮,雖然這不是一個很完美的擁抱,但是有甚麼真的鬆動了,我有信心以後還會有機會的,我們還會再抱第二次第三次,就讓冰山慢慢融化吧。

這次經驗也幫我確認了自己某個使用花精的盲點,一直以來我都有個障礙,覺得自己用花精是一種偷吃步,比如既然來上寧靜碰觸課程就應該要用老師的系統去完全經驗這個過程,不應該靠花精,覺得自己是在用花精來讓自己比較輕鬆(這是自虐的個性嗎XD),但這次經驗我突然有個體悟,我能夠完成這個我一直無法完成的大冒險,本來也就不是靠我自己一個人的力量,是阿努提出功課、加上同學的經驗激勵給我勇氣、以及團體中大家都想穿越的強烈意圖,我才能夠辦到,既然如此,那為什麼不能靠一下花精呢,我從來就不是一個人啊,想要完成擁抱這個功課是我自己,也是我決定要完成這個功課,花精只是幫助我減少了過程中的內在摩擦,人生中已經有太多需要穿越,不該把時間浪費在內在拉扯與糾結裡,重點是我決定了穿越,而這是值得讚賞的。

2019年1月6日 星期日

高雄場》巴哈花精應用指南分享會@高雄橋頭糖廠



最後一場新書分享活動很順利的在高雄橋頭糖廠結束了
感謝花精之友主人朋友友情贊助這美好的場地
這也是我第一次來到高雄橋頭糖廠
沿著兩側大樹林蔭來到了一間紅磚瓦房
是日據時代保留下來的舊房舍
在這個日據時代就有的場地舉辦日文花精新書分享會別有一般風情

據主人說門口還有當年廠長種下的第一棵榕樹及玉蘭花
至今都有一百多年的樹齡了

因為地利之便,今天來的學員大都是居住在高雄附近的
大部分都有接觸過或使用過花精
還有學員20多年前就接觸過花精的

今天活動開始前先帶領大家練習書中的鵝耳壢練習
藉由輕微的擺動身體
活化身體的器官敏感度,達到提振精神的功效
很適合久坐的上班族,或是電腦使用過度,感到昏沉無力時使用

最後每個人帶著自己調配的花精瓶
一起在一百多年的老榕樹下靜坐
並將自己手中的花精獻給榕樹爺爺
圓滿地完成了最後一次分享會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