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偽家政婦的一天

久違的忙碌

早上就出門買菜及滷肉備料,回家放好菜,接著去郵局寄東西,
回來後已中午,自己熱個滷肉剩飯炒個青菜簡單吃。

吃飽發呆一下約兩點開始做肉桂捲,和麵糰,甩打揉麵團
等它發酵一小時,接著整形、填料,捲成一長捲,分割,
再發酵等一小時,進烤箱烤,
縱使時間已經抓很緊,
從開始和麵到成品出來還是花了近四個小時。

抓緊時間,中間等發酵的空檔來燉四神山藥排骨湯,
先滾一鍋白開水,放入排骨燙掉血水
另蓄一鍋淨水將燙過洗乾淨的排骨和四神料包放入煮滾轉小火悶燉至骨肉分離

中間空檔續將已發酵完成的肉桂捲放入預熱好的烤箱,轉25分鐘。

接著要準備晚餐,先洗米放入飯鍋按下開關,
前兩天的滷肉從冰箱拿出再次煮沸,撈出舊肉,
將今早買的三層肉清洗乾煎至四面上色,放入滷鍋中
續洗豆干油豆腐,一一鋪排上去煮滾後轉小火慢燉

此時四神已入味排骨也差不多軟爛了,
將山藥削皮切塊放入稍滾一下調味即完成四神山藥排骨湯。

此時飯差不多跳起,再炒個花椰菜,
有肉有菜有湯,大功告成。

中間還交錯著無數次洗鍋具,清廚餘,洗鍋具,清廚餘

趕在七點半前讓自己吃飽,晚上七點半還要去上插花課 orz

九點半回到家繼續把未收拾完的殘骸清理乾淨

忙完發個呆,洗澡,全身抹油完畢後

繼續把今天插花課帶回來的花材修整後插上花盆

呼~

家政婦不簡單

2017年9月27日 星期三

界線

這週抽了空去了一趟滿月圓
說來也是醞釀很久
出羽山上回來後一直想念著山上
希望自己每週能抽一天到山上走走
就算是隔壁的小山也好 無奈這腳總是跨不出去
一週一週對自己失了言  連自己都厭惡自己起來
週日時決定不管哪裡都好 就選個地方去走走吧
想起了聽人提過的滿月圓 就決定是它了
稍微查詢一下決定週一上午就出發
網路上看起來是個涼爽多瀑布的地方 
正合我意 這幾天的秋老虎真是讓人煩悶到不行

結果自己還是悠悠哉哉磨蹭到了11點才出發
沒想到山路挺曲折的 蜿蜿蜒蜒的開了一個小時才到
週間一早沒想到停車場還停滿了車 但還好繞一下就有車位空出來
一群叔叔阿姨們爬完山都準備離開了
想來會在正中午爬山的大概也只有我一人了吧

果然我順著步道前行  沿途都是準備下山的人居多
滿月圓園區指示很清楚  是一個環狀步道  A點上B點回
果然滿是綠蔭很宜人涼爽的步道   大中午的也完全不曬
我很快就把風衣遮陽帽都取下  走上階梯步道後沿途幾乎沒有看到人(竊喜)
可以很自在的享受著風景  第一次來所有景色都是新鮮的
園區內很多瀑布  一層接一層  瀑布隨著石階一階一階滾下來


讓我想起月山上的風景   我們就是踩著湍急如瀑布的石頭一步一步下山來的
不同的是在台灣  園區的瀑布大都被柵欄圍起來  寫著「禁止跨越」

禁止跨越
看到「禁止跨越」 突然覺得怵目驚心
我似乎被訓練得很自然看到禁止跨越就不敢跨越
即使只是想在邊邊碰碰水玩玩水 也會因為看到禁止跨越而心有芥蒂
覺得自己好像做了違法的事情

雖然禁止跨越是為了大多數人的安全
但是禁止的同時是不是也扼殺了許多人的機會
禁止是不是代表了不信任 不信任人有為自己判斷的權利


大自然本來是沒有界線的 是人類自己選擇跟它分離

真想整個人跳進水裡玩耍啊

2017年9月19日 星期二

煮塞風


她緩緩將冷水注入塞風下座玻璃壺。
注入,比2再多一點,剛好到Made in Japan的位置。
打開火源,將玻璃下壺移至瓦斯爐的上方。
順勢將已勾好濾布的上座斜插在下壺上。

等待。

等待的同時,她一手抓著下座把手,一手輕輕若有似無的撫著上座。
輕輕擺弄著,時而旋轉著,她淡漠卻專注凝視著下壺因熱對流而輕快升起的微小氣泡們。
微小的氣泡們爭先恐後,由緩而急,熱烈地向上竄升著,
隨著溫度升高,下壺的空間逐漸被擠壓脹滿,
細小的氣泡漸漸匯聚成大泡泡,開始狂亂的跳著舞,

終於,

她將上座旋轉了兩下,畫了個漂亮的圓弧,然後,

插入。

下壺的水立刻像獲得救贖般,迫不急待地向上衝刺,
無數細小的泡泡透過濾布竄升上來,

她凝神,觀察著,欣賞著。

她舉起竹匙在水裡畫幾個圈,讓水流呈現漩渦狀,然後又歸於平靜。
拿起一旁磨製好的咖啡粉一口氣倒入,
舉起她柔軟的手以竹匙輕輕的下壓,使咖啡粉與水均勻的接觸,

等待。

她專注地看著每粒粉末都因吸飽了熱水而膨脹。
抓準了膨脹到頂點的那一刻,再次攪拌。
俐落而不拖泥帶水的輕輕地畫了三個圓弧,竹匙離水。
而水流帶領著咖啡粉末仍繼續旋轉,旋轉,旋轉

就在水流快要停止的時刻,她關火。
舉起竹匙,攪拌最後一次。
專注地看著水流緩緩旋轉、下降,被吸至下壺,
餘下的咖啡粉末最終聚集成一個小沙丘。
最後她舉起下座壺把,旋轉幾圈,前後搖晃拔起上座,

完成。





2017年9月15日 星期五

出羽三山重生之旅-羽黑山(現在之山)


期待一年的旅行
緣起於一張網路上無意間看到的照片
兩旁杉木參天,仙氣逼人
心中暗暗記下「山形縣」「出羽三山」
恰好日本友人來訪,捎來每年至出羽三山修行的訊息
就此訂下一年後的出羽之約

現在回想,在四月訂下機票的同時,這趟旅行彷彿就已提前揭開序幕

出羽三山,為日本傳統修驗道-山伏(山岳修行者)的修行場所
為羽黑山(はぐろさん)、月山(がっさん)、湯殿山(ゆどのさん)三山合稱
三座山各別代表 現在(羽黑)、死後(月山)、未來(湯殿)
將三座山全部走完就代表了重生

三座山只有羽黑山海拔較低(414m)是全年開放,另外兩座山月山(1984m)湯殿山(1504m)因為積雪只有夏秋兩季雪融才開放,而其中月山更是只有在7月~9月中開放。所以,想要三山一次走完體驗重生只有把握7~9月中的機會。

此次旅行有幸能與日本山伏(やまぶし)同行。體驗傳統修驗道信仰。
所謂修驗道,是日本傳統的一種結合神道與佛教的山岳信仰
其修行方式是深入山岳之中,藉由苦行實際的身體感受獲得心領神會

同行的日本友人說得很好,現代人太重視紙上知識,卻忘了最好的知識,是直接進入大自然,用你的身心去感受,讓大自然來教你,無須言語。
我們常說文字是文明的開始,但實際上想法在透過文字出口的那刻就已經失真了啊。

修驗道的苦行據說還有絕食、瀑布下靜坐、腳踩過火等
但我們這次是單純的登山參拜之旅。

出發前日本友人說,他們有包私人小巴,較重的行李可以放車上,只需預備一雙好走運動鞋,穿著輕便即可上山,路程很輕鬆像散步一樣慢慢走就好,他們會穿傳統山伏白色裝束,我們可選擇穿或不穿,我們也想入境隨俗所以都穿了白色衣服,全白的山伏裝束是山形特有,象徵往生者,代表遠離塵世的修行。

說真的,在出發前我對於出羽三山是一無所知,從友人那接收到的訊息就是輕鬆的大自然芬多精之旅,最多就是知道去完三座山就代表重生,事前並無做任何功課。

不過老天爺倒是冥冥之中有安排。

在4月確定行程訂下機票後,突然有朋友找我爬台灣玉山,運動肉腳的我竟爽快一口答應,結果玉山籤沒抽中改成7月初爬難度更高的雪山,平常沒爬山也沒運動的我只稍微訓練一下就挑戰了台灣第二高峰雪山,過程悽慘無比卻也總算攻頂成功。也多虧這次行程讓我為7月下旬的三山之旅立下了基礎。

登完雪山三周後來到了出羽三山,出發前一天才認真查了一下,發現也有挺硬的行程(步行10小時之類的),加上氣象預報不佳,所以我還是乖乖準備了登山配備。

於是台灣同行三人與日本友人在東京集合,搭乘早上6點新幹線前往仙台,與此次帶領師父小關先生會合,轉搭預定的私人小巴前往出羽三山上的春照坊宿坊,宿坊為當地歷史悠久傳統茅草根民宿,提供宿食,專門接待山伏修行者,全盛時期達到336間,自明治時期神佛分離,現僅存30餘間仍依傳統經營,我們抵達在此卸下行李並更換為山伏服裝。

山伏服裝如下,除了台灣帶去的白衣褲和在宿坊買的白色外衫跟領巾注連,其餘金剛杖、斗笠、鈴鐺是友人借我們的。
山伏服裝正面(金剛杖、白衫、斗笠、注連(白色結繩))

背面
注連:白色結繩,有結界作用可淨化保護山伏
後面的結要放在後心輪的位置,進廁所要取下不能帶入
換裝完畢出發前往代表現在之山-羽黑山,因天候不佳考量安全,跳過原本預定行走的2446石階直接前往山上三山合祭殿,因為羽黑是三座山中唯一全年可參拜海拔最低(414m)的山,為了便利行事,將三座山的神祉都請至此山,供民眾參拜,所以,若是時間不夠或是行動不便的人,可直接前往羽黑山作三山參拜。

但不得不說聽到不能爬階梯我心中竟不是喜悅而是失落的,我就是要來爬山看杉樹的呀,沒爬到山總覺得腳癢,可是這濛濛的細雨啊,看起來還真是沒有要停的樣子,令人不禁有些擔心明天的重頭戲-月山。

這一天因為天候不佳,我們只重點參拜完畢吃個小點就早早回宿坊準備吃晚餐休息了。第二天是月山(代表死後的世界)照行程表安排是凌晨2點起床洗漱,3點出發4點抵達月山八合目開始登山,預計下午2點抵達湯殿山,總計約10小時的登山行程。這段路程網路上可找到的敘述不多,只聽說之中最難的一段叫「行者返回」(行者返し),因為路途艱難令人原道折返(這不就相當於雪山上的哭坡嗎)

我很期待覺得雙腳蠢蠢欲動,只希望不要因為雨勢過大取消登山無緣一會。
(待續)

日本國寶五重塔




濛濛細雨時大時小

鐘樓
在宿坊的儀式

晚餐陣仗

豐盛的料理

在出羽山上的筷子都叫做御散杖

鋪好床準備睡

2017年4月8日 星期六

鳳仙花與溝酸漿

在2月的讀書會中
選擇了溝酸漿與鳳仙花來做比較
這兩朵花也是講到巴哈花精常會提到的兩朵花
是巴哈醫生最先發現的兩朵花
這兩朵花的共通點都是長在溪流邊
兩朵花同時選擇生長在對於植物來說並不是這麼有利的河岸邊
需要面對相對而言不是那麼穩定的環境因素
可能在雨季時面臨被水淹沒或是時常會有水濺上來

我們可以從這兩種植物在面對同樣不穩定的環境選擇的生存型態看出他們的個性

溝酸漿選擇的是多年生草本植物


也就是不管所面對環境如何惡劣,他選擇長期抗戰接受他所處的環境並面對他

溝酸漿的個性從花的外觀也可以看出些許端倪
巴哈所選用的溝酸漿是嬌弱的鮮黃色,下唇有點點紅點用來吸引昆蟲入內
在英文中黃色代表些許不安與怯懦,而紅色一般象徵勇氣
花瓣上下唇點點的紅色就像是從恐懼不安中擠出來的小小勇氣,也像是在鼓勵著昆蟲們「鼓起勇氣進來看看吧」。
溝酸漿外表看似柔弱,事實上卻常可見到他們生長在危險的環境下。瀑布邊或流動的水車河水邊,他們喜好水質清澈且流動的水源,象徵他們有勇於挑戰困難與堅強的韌性。而他們的種子傳播方式是順著河水漂流,任由河水將他們帶向不知名的土地上。
所以,雖然溝酸漿的負面狀態下是膽小害羞恐懼的,這朵花的真正的正面特質其實是勇敢富於開創的勇氣,從一次又一次的挑戰中淬鍊出內在的光華。

*溝酸漿花語:我很膽小,但是我很勇敢!






相較於溝酸漿選擇的長期抗戰,
鳳仙花選擇的是短暫如花火般的一年生草本植物



生命週期在春天發芽,秋天結束,需趕在環境開始變化前完成結果延續下一代。
莖帶紅色直立中央空心,平均可達2公尺高,顯示他們完全以目標為導向不浪費一絲一毫力氣。
一經碰觸就會炸開來的種子常被用來形容負面狀態時的沒耐性,而種子緊繃的狀態,也常呈現在此類型花精的人們身上,在實際案例上,鳳仙花可用來緩解這種因過度緊繃而引起的劇烈疼痛。

因為他們短暫的生命周期,促使他們沒有時間可以慢慢來
忙著發芽,抽莖,開花,結果,延續下一代
他們的生產力十足,總像是在追趕著甚麼似的,深怕時間不夠用

常見的鳳仙花有很多種顏色,而巴哈所選用的是較少見淡紫色,因為只有柔和的淡紫色才擁有療癒的力量,可以鎮靜緩和帶來沉靜的力量。

鳳仙花同樣也是傳說中巴哈醫師的個性花精
在他短暫的生命中致力研發花精,留下花與蜜,
就結束了他短暫、璀璨如花火一般的人生。

*鳳仙花花語:成就不必在我,瞬間即是永恆


2017年3月29日 星期三

花精與依賴


花精究竟有沒有依賴的問題呢

依據個人的使用經驗,覺得是不會。

花精並不會造成物理上成癮的依賴問題,
真要說的話,倒是人,可能會對花精產生心理上的依賴,
如果你總是覺得自己沒有花精不行,那你可能需要一點落葉松。


大多數時候,當我們補足了我們所缺乏的那個情緒後,
基本上就不再需要那個花精,甚至是自然的想停止服用。

舉例來說,溝酸漿常用於面對人群或是上台的恐懼,但是花精真有這麼神奇,喝了就能從大抖抖突然變成台上侃侃而談的大師嗎?並不會,大概只是讓你從大抖抖變成小抖抖而已,仍然必須透過一次兩次不斷的練習,最後你將發現即使沒有溝酸漿你也能從容的上台。

這麼說來花精其實有點像是-初學腳踏車時背後那雙愛心的推手
一開始你以為你是依賴著那雙手才能不跌倒,但騎著騎著,在某一時刻你發現那雙手早已不在身後,而你,已經學會了騎腳踏車,當然,你也不再需要背後那雙手。

如同這個比喻,花精比較像是一個輔助的工具,可以幫助訓練我們的習性肌肉。

比方說,我曾有一個習性,就是看到人,腦袋會不自覺地自動分析評論起來。
彷彿腦袋有個檔案夾,會自動把每個人歸納入某個類別,而當出現這個習性時,又會出現另一個聲音,告訴自己評判是不對的,不要有先入為主的想法。

然後周而復始地陷入這種循環,雖然覺察到自己有這方面的問題,但我卻無法改善,我希望能不要過於評判他人,同時也希望不要過於譴責自己。

腦袋知道,要讓事件只是事件,不要帶情緒去觀看,但,似乎這不是"腦袋知道"這樣做,就可以辦得到的,腦袋還是不受控制的陷入評判→自責的週期循環裡。當然我可以控制說出的言語不評判他人,但卻無法控制我的腦袋不這麼想,他就像是一種自動裝置,很自然地在遇到人事物時自動發生。

花精在這樣的例子裡是一個很好的輔助工具。
在喝了很久花精之後的某一天,突然發現這樣的情緒已經不知何時消散了。
我不是變得對人完全沒有評論,但是我能用一種更寬容的態度看待每一個事情,
我仍然保有我對人事主觀的意見,但我可以接受每個人有自己的樣貌,
學會不帶情緒的去識別每個事件。而不會讓自己捲入其中。

正如同腳踏車的比喻,背後的推手固然重要,
但如果腳踏車主不願主動駕馭這台腳踏車,背後推手怎麼推都是徒勞的。

除了花精在這個習性上提供了一個推力外,我本身的強烈自我暗示才是主要動力
因此,個案如果能有強烈的「我想要改變OOO」再加上花精的幫忙,可以讓改變或者是轉化進行的更加順暢無痛。

當我們習得了新的習性後,我們將不再需要花精,即使沒有花精也能夠自由前進。

但若個案本身沒有意願想改變,只是想要依賴當作例行公事的喝著花精,那花精通常也是愛莫能助,無法確實起效用。



2017年3月28日 星期二

Why not?

Why not? 

這個問句是一個magic word
當某人說出了,  Why not?  為什麼不?
就像是在心中投下了一個可能種子,種子會在內心悄悄的生根 發芽
開始延伸出各種可能的自我對話

是啊~ Why not?  為什麼不行 為什麼不能?

你心中口中的不行不行,是誰說的  誰規定的  這個框架又是誰套上去的?
你拒絕得如此決絕,不給自己留一絲思考餘地,是出於慣性?理性?還是習性?
因為這是不道德的, 那麼,這個不道德是誰定義的?
因為沒試過? 那是你不熟悉的? 那麼,為何不從現在開始嘗試?

只是因為這違反了你一向的原則?
那麼,就去細究看看這個"原則"是從甚麼時候開始的?又是從何而來的?
這個所謂的原則,對於現在的你還是依然成立嗎?
還是,那只是一條你仍拖著的不肯丟棄的那條童年的破舊毛巾?

即使這是你從小到大信奉的教條,你賴以為生的信念
但,WHY NOT? 想一想,他們仍適用於現在的你嗎?

2017年2月23日 星期四

那些年我開店的日子

既然目前是適合回顧過往的星象 ,就來徹底忍冬一下吧 。

店剛結束這兩年來 ,我似乎不太願意去想起開店這幾年的事 ,
甚至覺得那些往事越來越模糊,已經是很久遠的事了 。

今年想試著書寫,當然還是從過去翻找題材
開店多年,當中其實有許多感觸,但因忙於店務,
一直沒有空檔把一閃而逝的靈感整理記錄下來,
所以 ,忍冬就忍冬個徹底吧 。因為過去是滋養成為現在的我的養分
有些記憶經過時間沉澱,反而越發清晰

透過回憶,才發現原來對於月亮巨蟹,往事從來不會真的遺忘
當你需要時 ,隨時都可以回到那當下 ,記憶可能模糊 ,但感受從來不曾消失不見 ,只要你願意去感受 ,記憶就像儲思盆一樣 ,隨call隨到 ,重歷其境。
而那些我以為已經遺忘的也不是真的遺忘,而是還沒準備好面對選擇了暫時遺忘
--------------------------------------------------------------------------------------------------------

開店那幾年,我的店有一個特別的現象值得玩味。

我的店像是約好一般總是會有一群固定的熟客家族聚會,
頭幾年是一群約8~9人的家族,幾乎每個假日來報到,
成員是兄弟姊妹以及他們各自的老婆小孩,
他們習慣吃完飯後找一間咖啡館裡坐坐,再聊聊天
兄弟姊妹們感情很好,即使各自成家了,也仍撥出時間聚會
這種習慣大約持續了三四年,
他們是很好的客人,不囉嗦,每個人喜好的飲料很固定,大多是單品,
遇到店裡忙,人多時也不會不耐煩,
因為對他們來說更重要的是家人在一起相聚,
而不是希望飲料快點上來,打發喝完早點離開

而我,也很享受為他們服務
覺得自己很像是錢幣十的守門人,看著一家人愉快的交談,心裡就很滿足
希望能替他們守護這個美好,讓這美好的記憶在他們心中永久留存

這樣的場景讓我有熟悉的感覺,可能跟童年記憶有關,
童年時家裡也常有親朋好友相聚,把酒言歡到天明
所以我的潛意識裡,總是想複製一樣的場景吧
喜歡三五好友或家人聚在一起,愉快聊天的氣氛

這樣的聚會大約持續了三四年,
直到其中一位成員因為癌症過世,加上有的人移民國外
生活中各自有了變化,聚會次數才慢慢減少

這時,就會有一種咖啡館是人生縮影感,像是數十年的人生濃縮在小小的框框裡

但很奇妙的,像是約好一樣,在我還在慨歎人生,
他們來的次數漸少的同時,有另一個家族已漸漸取代成為新的熟客,

一樣在假日聚會,一樣約8~10人,也是兄弟姊妹及各自的家庭
喜歡單品,或是奶茶及拿鐵,一樣喜好固定不囉嗦

這微妙的雷同感,常常讓我覺得神奇
生命果真是走了一個就會替補一個啊


感謝這些曾經造訪照顧小店的人們~


ご注文は?之一(胡亂座老闆文、翻譯練習)

我的鼻子很靈。 雖然有花粉症,但鼻子很靈。 初次到訪的街道,即使沒有地圖也不會迷路,可以順利到達目的地。 失物可以立刻找到,餐廳踩到地雷的機會完全沒有。
等等之類的...

京都這裡有很多窄小的小巷小弄叫做-「路地」。
穿插在家戶之間,小到你可能在想事情或是甚麼都沒想的就,錯過他的入口了。 像這樣的「路地」,常讓我的鼻子很癢。

所謂「路地」,是指窄小家戶相連延伸的盡頭處呈現L型或T型道路。
總之,在這樣窄巷弄幾乎看不到底的L型路地深處。 我的鼻子發現了一間小店。 從我家步行約6分鐘,步數來講的話約803步...左右。 一周少則3次多則5次走去,這樣的頻率應該算是「熟客」了吧。
在這個少少...不,應該說是常常,變化的店內只有賣一種拉麵。 沒有炒飯沒有白飯沒有水餃啤酒,其他的menu一概沒有,
要的話就只有水 而已。
真的,只有拉麵。
但,每天不一樣。 而且,只要500元日幣含稅!! 問老闆「這樣可以賺錢嗎?」只見老闆左邊嘴角上揚,鼻子哼哼兩下。
老闆大概在開店前就把365種的拉麵都想過一遍了吧。 雖然每天可以吃到不同的拉麵很好,但要再吃到一樣的拉麵大概要等到一年以後了吧。 而真的從開始去到現在還沒有吃到一樣的。 不管哪一天,甚麼時間去,都有開。 難不成是24小時營業?還是打算全年無休? 老闆一人開店,也總是我一個客人。 是興趣? 是志業? 還是甚麼隱身斗篷? 還是,我根本遇上妖怪了。
真是不可思議的店啊。
一般都是用食材湯底來決定名字,像味噌醬油叉燒。 但這間店的Menu上寫的卻是人名:悟、仁美、良子、浩二、健太郎... 既不知道是甚麼拉麵,名字聽起來也完全不美味啊
到底為什麼要用人的名字,真是太奇怪了啊...
但是,用「浩二」來作為鹽麴湯底倒是可以想像出一二 老闆對於這點失敗感到後悔很有趣,
不過味道倒是沒有失敗。
平常沉默的老闆,偶而也有多話的時候,黃湯一杯下肚,邊做著拉麵的同時,就會開始話當年。只是不知道哪句說的是真的哪句說的是假的。
比如說,他曾經在泰國做過象夫,
在俄羅斯被當作間諜拘留三天,
在埃及挖掘考查之類的,搞不清楚是真有其事還是他胡亂吹牛的
所謂的挖掘考察,一定只是他自己隨便到某個沙漠拿著鏟子隨便挖挖而已吧

今天,我又照常前往這間拉麵店。 今天,會吃到甚麼樣的拉麵呢? 然後今天,又會取甚麼樣的名字呢? 已經在期待口味和名字的我。 老闆對在暖簾後說「我又來啦」的我只輕輕一瞥,冷淡地說了句「要點甚麼?」
面對這樣冷淡的回應可能也會想對方是不是討厭我,但是,要忍耐。
也不管已經知道拉麵只有一種,也沒有甚麼配料可選,還是要問老闆「Menu呢」,
然後老闆就會說「啊~Menu只有一種啦」,接著,說出今天的「名字」,
臉帶微笑然後閉眼沉思一下,開始今天餐點的料理。 這是我們每次固定的模式。
今天的拉麵是,幾近透明的清雞湯,配上細麵,
炭火炙烤的雞腿肉、筍乾和切絲白蔥。簡單而美味。 「這麼說來,老闆你們的店名是甚麼,看板招牌也沒有,布簾也是素面的」 「我們,就是拉麵店啊」 「但是平常不都會寫OO軒或XX亭的」 「就是,拉麵店啊」蛤~那,所以,「真的?」為什麼啊 「不行嗎」老闆搔著頭。我也只能忍住笑容繼續吸著拉麵了。
然後此時,很稀奇的有另一位客人進來。 這麼一說,這倒是第一次在這間店看到別的客人. 這位客人甚麼也沒說就坐下,老闆也甚麼都沒說就端上拉麵。 欸,那「點餐呢?」,沒有。 會問的難道只有我一個嗎? 這裡像是互有默契一般。 但是即使到最後我也沒能如此有默契。 店突然就關了。 即使我昨天還在店裡也, 一句話都沒告知...
我還有365種的拉麵還沒吃到.... 入口張貼的紙這樣寫著 「因有急事,關店」 然後下方小字寫著 「想要食譜的請聯絡...」 現在,我手中拿到一本筆記.. 待續..

2017年2月22日 星期三

ご注文は?之二(胡亂座老闆文.翻譯練習)

我的名字叫-三途川 渡
人稱「舟頭」。
興趣是料理。
幫助人是我賴以維生的工作。

這種助人工作是,為了幫助對方完成願望需要設定場景的幕後工作。
但有時需要的話,也是必須一推二推三推的給點助力
或是至少借點力
畢竟真到了這個關頭,有人還是會躊躇的

這時,可以突然從背後突擊一下,或在台階上啪的踢他一下
或是在水面上偷偷地幫他一把,真的只需要稍微借點力量就可以了

我在接到委託後,並不會立即執行工作
在委託者居住的街道進行至少一個月、兩個月,最長可到一年的調查準備是不可缺少的
不留下任何線索、足跡是一種專業
當一切準備就緒,就可以開始伸手引君入舟了
渡川之後的後續處理也必須做到完美無缺

等待委託者準備就緒前有一些餘裕,基本上因為有時間可以依據委託者的喜好為他料理

也就是所謂的「最後的晚餐」
我拿手的是麵類
如果對方還有想吃的慾望的話,就可以成為他延長生命的藉口
成為我的蜘蛛絲
然後每次我也會招待他不同口味的
即使如此也沒人能吃完365種

考量到委託者通常會將店設在不引人耳目的地方
但是很偶爾的,還是會有普通人不小心闖進來
這也是一種樂趣。

委託者會在「最後一天」前來店裡,靜默的坐下吃完回去
這是這間店的約定
但是我也不會忘記追悼他們
將委託者的名字好好地珍惜著使用他們

我的名字叫三途川 渡
人稱「舟頭」

你永遠不會看到他的筆記了

-The End-
時隔三年的短篇

2017年2月10日 星期五

那些年我做過的蠢事-鼠患

回想起開店時發生的一些神奇軼事中,曾經有鼠患這件事。

當年因為營業中,大聲嚷嚷著老鼠總覺得給人印象不好。
現在沒開店了,終於可以拿來說說嘴。

這起事件全肇因於一盤Scone-司康餅

大約是開店的第四年,某天晚上,
我把剛做好沒多久的Scone用保鮮膜包著放在吧檯就回去了
原因可能是因為還沒完全涼透怕有水蒸氣? (到底在想甚麼 ?)

沒想到隔天一早來,整盤的Scone不翼而飛 只剩下盤子...
當時心中還在納悶著,怎麼會不見,是昨天沒有放好嗎
甚麼東西會把整盤的Scone吃掉? 螞蟻不可能啊,然後才想到...是老鼠(噓)...

就這樣開始了我一個多月的惡夢

因為開店四年,連根老鼠尾巴都沒看過,從沒想過有一天會淪落到需要跟老鼠對戰
而這次竟然大失策,因為區區一盤Scone招來不速之客

這天開始,我變得疑神疑鬼,
把所有隙縫櫃子逐一打開確認,唯恐牠會窩藏在櫃子或小角落裡
像個偵探一樣,每天沙盤推演任何牠可能進來的動線,

總計下來我大概採了以下幾個戰略-

戰略一:消極應對法
把食物收的乾乾淨淨,確認每個食物櫃沒有缺口,盡可能把可疑的洞封起來
(但有些洞因為原始設計問題不太能封,只能盡量塞住)
我的想法是,老鼠大人找不到吃的,過幾天應該就會摸摸屁股走了吧

戰略二:苦心勸說法
不斷對老鼠大人溫情喊話,動之以情,
「那天是個意外,我們這裡沒有吃的只有咖啡,請您行行好盡早離開吧」

結果,戰略一和二很快就被宣告失敗,每天早上我都在各個地方發現牠示威的大便(哭)。

戰略三:姜太公釣魚法
接著只好祭出黏鼠板,放在牠可能經過的牆角路線,
一開始只有放空的黏鼠板,主要是想藉由黏鼠板起嚇阻作用,讓牠知難而退
也就是「我不想傷害您,請您盡早離開吧」的意思(果然是太天真了啊)

結果當然是,「叭叭」,大失敗


而戰況最激烈的是,某一天進店,我就看到如下的場景,
老鼠翻的土
當下有如晴天霹靂,天啊,牠以為牠是土撥鼠嗎?

一大早的心情全被破壞掉了,除了清理這一片混亂,同時還很害怕,
牠該不會是打算挖洞要住在裡面吧?牠是在挖鼠窩嗎?
裡面會不會有一堆小鼠仔子?
很害怕牠突然跳出來跟我四眼相對,
而就算牠突然出現,我也不敢徒手抓牠啊,

其實,在與牠交手的幾個禮拜裡,我是看過牠廬山真面目的,
當我離開吧台在位子上用電腦時,曾經聽到吧台傳來細碎的聲音,
我踮著腳前往查看時,果不其然,一個肥屁股大搖大擺的在流理台逛大街

但,看到了,也  不  能  怎  麼  樣 ,只能很卒子的弄出一點聲音把牠嚇走而已


但是,翻土事件,已經踩到我底線,對於牠的焦躁感已經攀升到頂點

於是接下來我採取----
戰略四:美食色誘法
在黏鼠板上放上美食,乳酪絲之類的(怎麼感覺還是弱弱的><)

結果,當然還是沒甚麼作用,每天懷著戰戰兢兢的心情拉上拉下鐵門

總是抱著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查看黏鼠板,然後,每一天都落空

既想抓到牠,又怕抓到了,不知該怎麼處理
就這樣,一天過過一天,
我幾乎可以感覺到,每天我拉下鐵門時,牠在裡面歡呼的樣子(可惡)


戰略五:苦肉計
最後,我是祭出了苦肉計才把牠送走的,但這個策略,說真的也是無心插柳。

某天早上,我刻意開門前在門口豎耳傾聽牠的動向才按下鐵門開關,
果然,一開門,就聽到牠抱頭鼠竄的聲音,於是我連忙聽聲辨位
想找出牠的動線,我追隨著細碎的腳步聲

發現在吧台另一頭的踢腳板似乎有傳來細碎聲音,這踢腳板是空心的
一路延伸到冷氣下面,我觀察著,踢腳板和落地冷氣櫃中間似乎有個洞
我想著,不知道這個洞是實心還是空心的?

想著想著,我就把手伸進去戳看看...

然後,「咦,這裡有隱藏機關?我的食指像是被甚麼給夾到了」

拿出來一看,食指上頭有兩個洞在流血

我歪著頭,過了三秒鐘...突然領會:「我 是 被 老 鼠 咬 了」

因為感到過於好笑又不可思議,

我首先做的是打電話給友人炫耀(?)兼哀哀叫:「我被老鼠咬了」

友人(以前外號也是老鼠耶)果然比我清醒,嚴肅的告訴我一定要去打破傷風

「啊,是齁,可是我要開店捏,這個時間要去哪裡打?有這麼嚴重嗎,兩個小洞而已」

但心裡還是毛毛的,剛好對面鄰居是松德家醫診所,就姑且去問問
結果小診所竟然有破傷風針,就掛號挨了一針。


在被咬完那個當下,我似乎有個靈感,老鼠大人從此就會離開

而真的,在那之後,我又觀察了幾天,真的無聲無息,已經感覺不到牠的存在了

確定牠 離 開 了。(謝天謝地)


這場人鼠大戰就在這倉皇莫名之間,畫下句點。問號?


#是因為我的肉太難吃了,所以牠離開了嗎
#用兩個小洞,換取一個和平落幕,划算划算啊


在這對戰之中我腦中還有空間產生各種哲學問題
#平平是流浪動物,為什麼浪貓就惹人憐愛,浪鼠卻人人喊打呢
#牠的出現,對我來說代表甚麼議題?
#人,還真是會因為一件小事,就變得心神不寧的啊

月亮圓了

每當發現自己又開始瘋瘋的有些high過頭的時候
我就會抬頭看看月亮,
啊,果然,是月圓啊
越來越發現我跟月亮圓缺息息相關
可能也跟我開始意識到我有個強大的巨蟹月亮群星有關

這次的月圓又特別明顯,可能因為還加上木星逆行
整個情緒更加滿溢
好處是靈感似乎源源不絕,而壞處,就是失眠了
越靠近月圓越明顯,昨晚甚至幾乎沒睡
即使已經強迫自己躺在床上,腦袋還是持續轉個不停
(花精魂上身:這種情況,就是該喝白栗子)
只是天氣太冷,我不願離開溫暖的被窩去拿花精><

通常這樣嗨過頭的月圓過後,緊接而來的就是略微的失落
自責自己是不是有些嗨過頭了啊,搞不清楚自己是誰了

這次的月圓我思考
這樣設計的機制是為了甚麼?不應該只是要讓我們經歷像雲霄飛車一樣的心情啊
前幾天友人也說:以前年輕時她也覺得情緒是像週期一樣,有高有低
或許有段時間會覺得特別情生欲動,
但她總是告訴自己,這總會過去的,等過去了就平靜了
就這樣,一次又一次地錯過,直到有一天真的風平浪靜,
心湖再泛不起一絲漣漪,才發現原來自己曾經錯過這麼多。

所以,如果不是做甚麼壞事,何不順著浪潮走
在浪高時逐浪,浪低時沉潛

在靈感湧現的一刻好好記錄下來,靈感消失時再來好好檢視可行與否吧


2017年2月3日 星期五

手沖咖啡好喝的秘訣

怎麼手沖咖啡
我想很多人很多網站Youtube都說明得夠清楚了。

這裡,我想試著從用另一種角度來說說看。

在開始之前,首先,我們要了解一下咖啡豆的物理原理。
咖啡豆,原本是生長在樹上的紅色漿果,
如果你曾經試咬看看,你會知道那是有些酸澀的。
當我們撥開了層層的果皮外皮,沒有意外的話你會得到兩顆咖啡種子,
也就是我們比較熟悉的,生咖啡豆。

此時的生咖啡豆還是富有水分的,接下來經過烘烤把水分逼出,
咖啡豆就會像爆米花般炸開來到幾乎原豆的兩倍大

所以,經過烘烤過的咖啡豆幾乎是沒有水分的,就像乾燥的海綿一般。

好,接下來我們可以開始進入正題,沖咖啡。

首先,準備好分享壺、濾杯,跟一把細口壺方便你控制水量。
有用濾紙的的話就鋪好,用熱水沖洗一下並暖好壺。
接著放入你需要的咖啡粉量,我的習慣會在中間挖個小洞。

然後,開始,

第一泡的用意是浸潤。
(這個階段最重要,請用細心呵護小孩長大的心情對待它)

由中央開始緩慢的順時鐘畫圓注入熱水,直到看不見乾粉(要小心勿淋到濾紙)
接著等著咖啡粉膨脹。

想像,每一微粒咖啡粉末的每個細孔都如同久旱逢甘霖一般,
因為吸飽吸滿了新鮮的熱水,而,興奮的雀躍著。
在你感覺他們的膨脹已經幾乎到達頂點時,

開始注入第二泡,
水流保持穩定,由中央穩定緩緩的順時鐘畫圓注入熱水,
你會看到泡沫由褐色慢慢轉為淺白,
這是咖啡美妙的味道被萃取出來的象徵。

持續注入直到你需要的水量。


過程中記得保持愉悅的心情,咖啡會更加好喝喔。

2017年2月1日 星期三

翻譯之焦距

開始嘗試翻譯
彷彿 重見光明的瞎子
又像 拿著單眼相機對著書本的人
左轉右轉忽前忽後的,校對著焦距

編輯友人說:翻譯,不能與文字黏得太緊。

的確。

翻譯過程中
覺得自己就像是個重見光明的瞎子
有時,光明乍現,下筆有如神助
一會兒,又過於緊繃,焦距怎麼對都對不到,
貼著文字過緊,卡在字句之間,動輒得咎。

見微知著
翻譯過程也像人生
緊鬆之間的拿捏
是一種微妙的學問

上升星座是通往靈魂的窗口

上昇是通往靈魂的窗口

最近重新拾起占星書籍

一個之前一直無法突破的點豁然開朗
在韓的書中P32提到,關於上昇點位於星座末端
剛好是我一直以來的疑問,我的上昇點介於天秤與天蠍之間
只差4分鐘就是完全不同的上昇,人生主題也會完全不同
總覺得我像是個站在鋼索上的人,一步是天堂,一步是地獄
一直很糾結於到底哪個是正確的,甚至自己幻想了各種可能
有沒有可能醫生在出生時紀錄時間有了一點誤差呢?
(其實,這種糾結早就暗示了我是個天秤上昇了吧)

節錄自韓良露-上昇星座 P34

「 上昇是生命早期的情境,是一種生命態度。對於late asc的人來說,儘管第一宮大部分落在下一個星座,上昇點的星座還是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影響力。比如我的上昇在人馬25度,我面對事情時還是會用人馬的態度,並不會因為第一宮魔羯比例很高,我就會變成三分之二人馬加三分之一魔羯;比如說上昇在天秤25度的人,第一宮會有25度都在天蠍,當事人呈現出來的還是天秤,他的個性和氣質並不會變成天秤和天蠍的混合。上昇點落入的星座決定了這個人的態度,即使我的上昇人馬只占了5度,其他25度都在魔羯,我整個人的態度都是人馬,就算上昇在人馬29度也一樣,只不過在我的人生中會遇到很多情境,那些情境會激發我必須要用魔羯的方式去面對,因此魔羯的影響力也會逐漸展現。

  上昇星座是我們每個人一出生就定下來的鑄模。如果我們把每個人都想像成一個模子,這個模子的最外層樣貌永遠是由我們的上昇、下降、天頂、天底所決定,他是生命最早被決定下來的部分。至於當事人內在的情緒與生命狀態,也就是模子內側的部分,這些才是late asc宮位中第二個星座決定的事情

  對於late asc的人來說,如果當事人對自己的理解不夠,他們就會感覺到自己所有生命狀態都很複雜,混亂。但是當他們願意去了解自己的時候,就能體會到這是一種獨特的宇宙設計,讓他們在每一個生命情境中都必須去面對兩種互相衝突的選擇。

  Late asc的人生命狀態永遠會出現兩種不同的能量互相影響,常常需要在兩個星座能量中求取平衡,永遠會有一個內在的調整,讓他們不管在做任何事情的時候全然的去做單一的事情。

  我有一個Late asc的朋友,上昇點在天秤,但第一宮大部分都落在天蠍,因而經常需要面對天秤與天蠍這兩種不同的生命處境。他以前很羨慕單純上昇天秤或單純上昇天蠍的人,但是後來他發現,不管是單純上昇天秤或天蠍之中都有一些他不想要的特質,而這些恰巧就是單純上昇天秤或天蠍最無法抗拒與逃避的能量。
  Late asc意味著上昇星座的能量被削弱,對他們來說,好的地方固然沒有辦法像單純上昇的人那麼好,但是壞的地方也沒有那麼壞。他們主控上昇能量的能力固然比較弱,在個人能量的突破上面,Late asc的人比不過單純上昇的人,; 但是在躲避生命能量的過度狀況時,他們會比較有自主權。就靈性方面來說,這其實是一件好事。」

到這裡有種豁然開朗感
理解到自己從小到大的衝突感從何而來
重新檢視自己的命盤,感到宇宙的竟是如此奧妙與浩大
單單只看上昇及一宮,幾乎已經可以瞥見人生的全貌

真善美的上昇天秤與好惡分明陰沉的天蠍一宮
我的人生從產道被抓出來的那一刻,就注定充滿衝突與矛盾
這是靈魂的選擇也是宿命
既不願成為一個絕對的惡魔也不甘做個單純的天使
雖然披著天使的外衣,但一宮天蠍就像是個地底火山不斷挑釁我的上昇天秤
平和的外表下總是潛藏著躁動、質疑
提出質疑,然後達成共識,經歷死亡,然後再生
而我的課題無疑是天秤,找到矛盾間的平衡點,亦或是學會與之共處

這樣的人終其一生都要去學會平衡兩股極端的能量
而我發現我其實是樂在其中的,享受這種在混沌之中找出規律
天堂與地獄只在一線之間,而選擇權在我



2017年1月26日 星期四

幸夫愛兒園巴哈花精教學

大約兩個月前,接受花友邀約一同前往宜蘭的幸夫愛兒園教巴哈花精兼玩耍

幸夫愛兒園主要是收容一些家遭變故或貧窮無依的幼兒或青少年
視每個個案狀況,可以照顧到個案自立

而我們這次的教學對象是育幼院裡的保育員及輔導員
(保育員是和孩子同住的,角色像是爸爸媽媽,而輔導員是輔導小孩心理的)

因為是早上8:30一大早的課,所以我們前一天就先到宜蘭stand by
幸夫愛兒園提供我們很優美的民宿,在四周美景環繞下,很自然就令人放鬆下來


但還不能完全放鬆下來,要和夥伴演練明天的教學流程
邊演練邊修改簡報,也見識到友人製作簡報的功力,根本是望塵莫及啊

其實我是不擅長在大眾面前講話的,只要一緊張就會變得不知所云
為了這次的課程,我大概已經喝了兩三個月的鐵線蓮加溝酸漿了
雖然也在心裡排演過各種可能
但是實際效果如何,還是要實際上場才會知道

隔天一大早,我給自己配了榆樹, 溝酸漿, 櫻桃李, 落葉松,安定自己增加點自信

很欣慰的,喝這麼久的花精是有效的,一開始還有些微的緊張,
但是漸漸的開始後發現我可以平靜地看著學員,自然的表達,不會手足無措
加上夥伴的支持,環境很舒服,學員們也很認真
是很令人愉悅的教學過程

為了怕課程過於沉悶,這次我們在課程中增加了花精猜謎的部分
學員們也都反應很熱烈,熱情參與
有獎徵答,熱烈舉手

製作開運花精噴霧
配合新年即將到來,在噴霧中添加了象徵陽光開運的佛手柑及薰衣草
課程最後,讓學員依照個人需要調配專屬花精噴霧,噴灑在身體四周

調配個人噴霧

                
學員情緒表演

大合照

學員熱烈地為每個小家調配花精


很開心,很順利的完成了這個教學任務,放下我心中一顆大石頭

這是一個很用心經營的園地,好山好水,環境優美
院方常舉辦各種活動及課程
孩子們在這裡都能被好好的照顧

今後我又多了一個可以捐款的好地方啦

捐款資訊:
幸夫慈善基金會
郵政劃撥帳號:16149525

*照片為同行花友拍攝